当前位置: 主页 > 赣人好讼 > 历史渊源 >

江西人口的迁入与湖广“讼风”的盛行

时间:2009-04-30 18:5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明亡清兴,改朝换代,江西好讼之风仍在延续,湖广则有后来居上、超越江西之势。 康熙十三年,于成龙为黄州知府,就任伊始,便极言楚黄健 讼,从来久矣,而安邑刁风,于今为烈;此处奸棍,专以起灭词讼为长技、鱼肉良善为儿戏、破人家产为得志、诬蔑绅衿为威风
明亡清兴,改朝换代,江西“好讼”之风仍在延续,湖广则有后来居上、超越江西之势。
康熙十三年,于成龙为黄州知府,就任伊始,便极言“楚黄健 讼,从来久矣,而安邑刁风,于今为烈”;此处奸棍,“专以起灭词讼为长技、鱼肉良善为儿戏、破人家产为得志、诬蔑绅衿为威风”。 [1]康熙三十九年,湖 广总督郭琇条奏湖广的八项“陋弊”,第四项即为“讼棍包揽词讼”。[2] 
    到干隆时期,有关湖广“讼风”的记载已是连篇累牍。干隆四 年十一月,署湖南按察使彭家屏奏:“湖南民风健讼,或因细故忿争,服毒自缢;或因伙夺坟山,抢亲厮闹。”[3]次年十月,湖北巡抚张渠奏:“楚省民风刁 悍,加以吏治废弛,急宜大加整顿。”[4]干隆二十五年正月,湖广总督苏昌奏:“两湖民情刁健,地方官不实时审断,遂致讼牍日繁。”[5]干隆五十五、六 年之交,湖广总督毕沅与干隆帝有关湖广“讼风”的公文往来以及干隆帝给军机大臣的谕旨,更可以看出湖广特别是湖北“讼风”之盛:
    干隆 五十五年十一月,湖广总督毕沅奏:楚北民气浇漓,讼风最甚,一经控准,即窜迹远扬,以遂其迁延拖累之计,致民间有“图准不图审”之谚。批:实在可恶。又 奏:现饬令各州县每届放告之期,控案稍涉紧要,即将原告押送藩臬,立时审办。倘有原告逃避,行提已逾两月者,即将被告人讯明销案。批:似此恶人,莫若竟以 不审结案,则恶徒或敛迹矣。[6]
    干隆五十五年十二月丁未,谕军机大臣等:……楚省民情刁悍,素以健讼为能。……嗣后该督等务,须经 所属,遇有控案,立即管押原告,迅速审断。倘敢潜行逃避,情虚已可概见。莫若照原告两月不到、立案不行之例,竟可毋庸审办,详明销案。其任听原告逃匿之地 方官,即行从严参处。仍俟缉获原告到案,重治其罪,庶使此等刁恶讼棍,知所警惧,或可稍为敛迹也。[7]
    干隆五十六年正月己丑,谕: 向来各省民人赴京呈控案件,都察院、步军统领衙门,不敢壅于上闻,即行据呈转奏。朕勤求民隐,惟恐乡曲小民,含冤莫诉,每遇来京具控之案,无不特派大臣前 往审办。其中屈抑者固有,而近日不安本分之徒,见来京者控无不准、准无不办,赴诉求理者,遂觉接踵而来。及钦差大臣提集案犯,认真研鞫,所控情节,多属子 虚,不过挟嫌逞忿、妄砌诬捏之词,冀遂其拖累之计。即被控之人,讯明省释,而辗转审解、拘禁囹圄,胥役等又复借事生风,从中吓诈,事虽得白,而身家已破。 情形殊堪怜悯。……此等刁健讼棍,各省多有,而湖北、湖南为尤甚。[8]
    上述记载显示,清代湖广“讼风”之兴有一个渐进过程。康熙前 期,“讼风”开始引起统治者的关注,但所涉地区有限;干隆前期,“讼牍日繁”,“健讼”在湖广成为普遍现象;干隆后期,湖广特别是湖北则被视为“讼风最甚 ”、“素以健讼为能”,而各省“刁健讼棍”更以“湖北、湖南为尤甚”。可见,“讼风”不仅已在湖广蔓延,而且在最高统治者看来,其严重性更超过江西。但湖 广的“讼风”,恰恰与江西有关,或者说,是江西“讼风”向湖广的蔓延和扩散。只是江西“讼风”之向湖广蔓延或扩散早在宋代已经开始,而并非始自清代康、干 时期。
《宋史·地理志》对宋代荆湖南北路即明清时期湖广的地位和社会习俗进行了分区叙述:
    江 陵国南巨镇,当荆江上游,西控巴蜀;澧、鼎、辰三州皆旁通溪洞,置兵戍守;潭州为湘岭要剧,鄂、岳处江湖之都会,全、邵屯兵以扼蛮獠。大率有材木茗荈之 饶,金铁羽毛之利,其土宜谷稻,赋入稍多。而南路有袁、吉壤接者,其民往往迁徙,自占深耕溉种,率致富饶,自是好讼者亦多矣。北路农作稍惰,多旷土,俗薄 而质,归峡信巫鬼重淫祀。故尝下令禁之。[9]
这段记载明确指出,在湖南的某些地区,宋代已开始“好讼”;而致其“好讼者”日多的原因,则是江西吉安、袁州人口迁入。历元至明,湖广各地的习俗都在陆续发生变化,在这些变化中,“讼风”的发生和盛行最为令人瞩目。
首先见于记载的仍是黄州。皇甫汸《明慎堂记》说:“楚俗谲诡而好讼,动抵谰词相报怨,其所株染以百数,经岁莫可竟案,麻城为最,蕲黄次之,广济而下又次之。”[10]虽说是“楚俗”,其实是“黄俗”。
各地习俗的变化也先后见于记载。
嘉靖《衡州府志》记,成化、弘治以前,当地风俗简朴;正德、嘉靖间,“客户渐多,主俗颇变,健讼之风近年浸长”,“客户间主,军民相杂,耳濡目染,以讼为能,环坐聚谈,多及讼事”[11]。 
    嘉 靖《常德府志》记:“吾郡人多淳朴、少宦情,厥惟旧矣。风气日开,则向文绩学、擢巍科、跻朊仕者,项背相望,而应贡、纳例、胥吏之流,亦皆争相效用。…… 第以郡当孔道,人聚五方,气习日移,尚侈靡者僭礼逾分之不顾,习矫虔者竞利健讼之弗已。所谓淳朴之风或几于熄矣。”[12]
万历《宝庆府志》记:成化、弘治间,本府风俗,“士耽经术,重清议;小民职勤治生,多不事商贾。”正德、嘉靖以后,“户口日增,民渐殷庶,彼鼠此雀,未免讼狱繁兴云。”[13]
张居正《荆州府题名记》说荆州:
    余 闻里中父老,往往言成化、弘治间,其吏治民俗、流风蔑如也。……荆州为楚中巨郡,户口蕃殖,狱讼希简,民各安其乡里。……其继也醇俗渐漓,网亦少密矣。一 变而为宗藩繁盛,骫权挠正,法贷于隐蔽。再变而田赋不均,贫民失业,民苦于兼并。又变而侨户杂居,狡伪权诡,俗坏于偷靡。……嗟乎,明兴才百九十年,而变 已如是。[14]
    《古今图书集成》记明代郴州:
    (旧时)食无纷华,敦朴崇素。近因四方射利者沓至杂处,转相唆诱, 邑始多事,浸失其初。明官制于兴宁号曰简淳,迄今民心烦缛,扰扰多事,则简者安在;民心险诈,机变百出,则淳者安在。顷年屡事刁讼,假公注私,令人莫可穷 诘。一邑骚扰,上下摇动,弱肉强食,害无底止矣。奸民倡党,匿名飞诬,扛帮舞断,取债索偿。[15]
    万历《兴宁县志》记该县习俗:
    (旧时)器用服食无纷华,语言无所调掉,敦朴崇素,十室八九。近岁四方射利者,习闻本土易畜,舁父母,携妻子,群然沓至,杂处不逊,转相唆诱,实繁有徒。日渐月化,民之无守者翕然效慕。迩来机诈相习,误信地棍挑唆成讼,甚至服毒图赖,猾变百出,邑始多事,浸失其初。[16]
    嘉庆《宁远县志》引万历志记该县有明一代风俗的变化:
    明 之初年,士多耕读,不求仕进;景泰天顺间,风犹古朴,虽仕进为公卿者,居家不耻为耒耜之事,出入乘款,仅一仆自随,凡遇旧知于委巷,必下马握手,相与敷寒 温。……今者风斯靡矣,无先辈之显达,习晚近之恣讼,多捕风影,理必求胜。屠儿贩竖,奢侈是尚,布帛菽粟之风阙然不讲,而越礼犯分莫可言也。[17]
万历时湖广籍著名学者李维桢对安陆县社会风尚的变化作了阶段性划分,其实也是整个湖广地区的缩影:
成化、弘治以前,县之俗椎鲁少机械,有小忿辄能遣恕,不相质论。其读书为士者,虽被儒服彬彬,齿于缙绅学士之列矣,亦长厚。食不重味,衣无绮纨之饰,宴会招宾客,幅纸单报,转相传视。至则罗短案,妻子出拜,剌剌笑语,不以为嫌。长老有事,后生小子[为之执役,若子弟童奴,其忠厚少文如此。自后声名渐辟,文物转盛,生齿繁多,机心猬起。强弱之势一分,侵蚀之计从入。甚或巧文舞断,愚氓敛手。故仅当道言 俗美下移者,盖在壬午、癸未(1522-1523即嘉靖元、二年)之间;县之风俗实一变矣。自后密迩郡邑,车马繁会,五方奇巧之选,杂然并集。盖在丙午、 丁未(1546-1547即嘉靖二十五、六年)之间,县之风俗又一变矣。[18]
    上述记载都强调了一个基本事实:成化、弘治以前,湖广各地的风俗大抵是“敦朴崇素”、“狱讼希简”,但至正德,特别是嘉靖中期以后,则陆续变得“越礼犯分”、“讼狱繁兴”。而且,这些记载又都特别强调,造成风俗变化的根本原因,就是外地人口特别是外地工商人口的迁入,并由此导致当地生产、生活方式的变化。而当时迁入湖广的外地人口特别是工商人口,又以江西人口为主,故有“江西填湖广”之说。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23)
95.8%
踩一下
(1)
4.2%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